你的購物車是空的
{{ (item.variation.media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 }} {{ (item.variation.media
                    ? item.variation.media.alt_translations
                    : 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) | translateModel
                }}
{{ 'product.bundled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bundle_group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gift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 field.nam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  • {{ child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 }}

    {{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(childProduct.child_variation) }}

{{item.variation.name}}
{{item.quantity}}x {{ item.unit_point }} 點
{{addonItem.product.cover_media.alt_translations | translateModel}}
{{ 'product.addon_products.label' | translate }}
{{addonItem.product.title_translations|translateModel}}
{{addonItem.quantity}}x {{ mainConfig.merchantData.base_currency.alternate_symbol + "0" }}
搖搖晃晃的人間:余秀華詩選

搖搖晃晃的人間:余秀華詩選

NT$330
{{shoplineProductReview.avg_score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shoplineProductReview.total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{{amazonProductReview.avg_rating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amazonProductReview.total_comment_count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數量
加入追蹤清單
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
該數量不適用,請填入有效的數量。
售完

商品存貨不足,未能加入購物車

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

每筆訂單限購 {{ product.max_order_quantity }} 件

現庫存只剩下 {{ quantityOfStock }} 件

若想購買,請聯絡我們。
加入追蹤清單
商品描述
了解更多
送貨及付款方式
有學者、詩人評論她的詩歌「是純粹的詩歌,是生命的詩歌,而不是寫出來的充滿裝飾的盛宴或家宴,而是語言的流星雨,燦爛得你目瞪口呆,感情的深度打中你,讓你的心疼痛。」

  「她的詩,放在中國女詩人的詩歌中,就像把殺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閨秀里一樣醒目—別人都穿戴整齊、塗著脂粉、噴著香水,白紙黑字,聞不出一點汗味,唯獨她煙熏火燎、泥沙俱下,字與字之間,還有明顯的血污。」

一位用詩歌書寫生命的鬥士

  作者是一位腦癱的農婦,寫字對她來說無異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。她卻用最大力氣讓左手壓住右腕,把每一個字扭扭曲曲地寫出來。選擇字數最少的詩歌,向讀者傳達她與命運抗爭的心路歷程。

  每一個用靈魂、生命寫詩的人,都是勇士。

  他們所得甚少,所捨甚多。他們必須與世俗,與潮流,與生活,與金錢和權力,與虛榮和墮落,甚至要與親人和朋友戰鬥。

  她拿起詩歌做武器,但不是報復,不是自戕自棄,而是向命運和生活對她的不公,表示了輕蔑,她用詩歌傳遞給讀者,她那我行我素的真誠以及對生命的信念。

  而詩歌是什麼呢,我不知道,也說不出來,不過是情緒在跳躍,或沉潛。

  不過是當心靈發出呼喚的時候,它以赤子的姿勢到來,不過是一個人搖搖晃晃地在搖搖晃晃的人間走動的時候,它充當了一根枴杖。





目錄

自序 搖搖晃晃的人間    
輯一  不再歸還的九月
我愛你    
我曾經敞開的,還沒有關閉    
杏 花    
每個人都有一枝桃花    
不再歸還的九月    
一張廢紙    
那麼容易就消逝    
河 床    
南風吹過橫店    
中毒者    
向天空揮手的人    
清晨狗吠    
面對面    
屋頂上跳躍着幾隻麻雀    
我身體裡也有一列火車    
一個男人在我的房間裡待過    

輯二 我還有多少個黎明
江 邊    
我們都老了,你就沒有一點點感動嗎    
一個人的橫店村    
我摸到他詩歌裡的一團白    
女人的馬    
這一天,我失語了    
病 體    
我還有多少個黎明    
假如開出一朵花    
無 題    
水 瓶    
在哪裡能遇見你    
富 翁    
哦,七月    
嘲 弄    
雨 夜    

輯三 你沒有看見我被遮蔽的部分
抒情‧盲目    
一隻烏鴉飛過中年的黃昏    
此刻,月光灑在中年的庭院    
屋後幾棵白楊樹    
鄉村的鳥飛得很低    
一包麥子    
可疑的身分    
你沒有看見我被遮蔽的部分    
匪    
溺水的狼    
下午,摔了一跤    
在打穀場上趕雞    
星宿滿天    
這一天    
瓷    
割不盡的秋草    

輯四 我們在夜色裡去向不明
愛    
在我們腐朽的肉體上    
如何讓你愛我    
田 野    
如果傾述……    
一朵雲,浮在秋天裡    
下 午    
荒 原    
秋天的河面    
西紅柿    
疤 痕    
我們在夜色裡去向不明    
那些樹都綠了    
雨落下來    
莫愁街道    
此 刻    

輯五 雨落在窗外
潛 伏    
初夏,有雨的下午    
太陽照在一棵月季身上    
我們又一次約會    
與道北的耳語    
雨落在窗外    
停 頓    
九月的雲    
霜 降    
就要按捺不住了    
隱居者    
過 程    
秋之湖    
最後的蘋果    
湖 水    
一把刀    

輯六 六月的愛情
歸 途    
栗 色    
驟雨歇    
姿 勢    
隔 閡    
窗    
香 味    
後院的黃昏    
六月的愛情    
初 夏    
風吹了幾十年,還在吹    
漂流瓶    
無以為繼    
屋 頂    
大群烏鴉飛過    
逆 光    

輯七 微風從我這裡經過
搖 晃    
五月,遇見    
讓流過血管的不是血    
香 客    
微風從我這裡經過    
與兒子    
關 係    
心 碎    
我所擁有的    
微 風    
葡 萄    
從王府大道走過    
短暫的黃昏    
黃 昏    
一種緩慢的過程    
後山黃昏    

輯八 手持燈盞的人
秋風客棧    
孤 獨    
在一個上午的時光裡    
落在荒野的秋天的雨    
一場白先於雪到來    
一朵雪    
積雨雲    
他的果園    
秋天的敬仰    
去往十月    
木 桶    
繭    
一個被遺棄在垃圾坑邊的老人    
偽命題    
足 夠    
手持燈盞的人    

代後記 多謝了,多謝余秀華/劉
自序

搖搖晃晃的人間


  一直深信,一個人在天地間,與一些事情產生密切的聯繫,再產生深沉的愛,以至到無法割捨,這就是一種宿命。比如我,在詩歌裡愛着,痛着,追逐着,喜悅着,也有許多許多失落—詩歌把我生命所有的情緒都聯繫起來了,再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讓我如此付出,堅持,感恩,期待,所以我感謝詩歌能來到我的生命,呈現我,也隱匿我。

  真的是這樣:當我最初想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時候,我選擇了詩歌。因為我是腦癱(編按:即腦性麻痺),一個字寫出來也是非常吃力的,它要我用最大的力氣保持身體平衡,並用最大力氣讓左手壓住右腕,才能把一個字扭扭曲曲地寫出來。而在所有的文體裡,詩歌是字數最少的一個,所以這也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。

  而那時候的分行文字還不能叫做詩歌,它只是讓我感覺喜歡的一些文字,當那些扭扭曲曲的文字寫滿一整本的時候,我是那麼快樂。我把一個日記本的詩歌給我老師看的時候,他給我的留言是:你真是個可愛的小女生,生活裡的點點滴滴都變成了詩歌。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我非常感動,一個人能被人稱讚可愛就夠了。我認定這樣的可愛會跟隨我一生,事實也是這樣。

  於我而言,只有在寫詩歌的時候,我才是完整的,安靜的,快樂的。其實我一直不是一個安靜的人,我不甘心這樣的命運,我也做不到逆來順受,但是我所有的抗爭都落空,我會潑婦罵街,當然,我本身就是一個農婦,我沒有理由完全脫離它的劣根性。但是我根本不會想到詩歌會是一種武器,即使是,我也不會用,因為太愛,因為捨不得。即使我被這個社會污染得沒有一處乾淨的地方,而回到詩歌,我又乾淨起來。詩歌一直在清潔我,悲憫我。

  我從來不想詩歌應該寫什麼,怎麼寫。當我某個時候寫到這些內容的時候,那一定是它們觸動了、溫暖了我,或者讓我真正傷心了,擔心了。一個人生活得好,說明社會本身就是好的,反之亦然。作為我,一個殘疾得很明顯的人,社會對我的寬容度就反映了社會的健全度。所以我認為只要我認真地活着,我的詩歌就有認真出來的光澤。

  比如這個夜晚,我寫這段與詩歌有關的文字,在嘈雜的網吧,沒有人知道我內心的快樂和安靜。在參加省運會(我是象棋運動員)培訓的隊伍裡,我是最沉默寡言的,我沒有什麼需要語言表達,我更願意一個人看著天空。活到這個年紀,說的話已經太多太多。但是詩歌一直跟在身邊,我想它的時候,它不會拒絶我。

  而詩歌是什麼呢,我不知道,也說不出來,不過是情緒在跳躍,或沉潛。不過是當心靈發出呼喚的時候,它以赤子的姿勢到來,不過是一個人搖搖晃晃地在搖搖晃晃的人間走動的時候,它充當了一根枴杖。
這個商品沒有更多資訊。

送貨方式

  • 全家 取貨不付款 (C2C)
  • 7-11 取貨不付款 (C2C)
  • 愛治本店取貨
  • 順豐速運貨到付運費
  • 郵寄

付款方式

  • LINE Pay
  • 超商代碼(需持代碼至超商印出帳單繳費)
  • 信用卡(支援Visa, Master, JCB)綠界科技ECpay
  • 銀行轉帳/ATM